第715章悔不当初_贞观憨婿
第六小说网 > 贞观憨婿 > 第715章悔不当初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715章悔不当初

  尉迟敬德此刻很伤心,程咬金就更加不用说了,最小的儿子战死,这么不让他伤心啊,而李世民此刻心里也是非常悲痛,也有一丝后悔,但是更多的是愤怒,尉迟敬德写了请求撤退的电报,但是自己居然没有收到,如果收到了,自己肯定会考虑撤退的,

  毕竟,主将都说不能打了,那就不能打了,程咬金和尉迟敬德两个人抱在一起哭,而李靖也是一直扶着他们两个,

  差不多有一刻钟,他们的情绪才稳定下来,而在程咬金家里,在段志玄家里,在刘弘基家里都已经设了灵堂,刘弘基是亲侄儿牺牲了,刘弘基就一个儿子一个侄儿,侄儿跟着军队去前线,已经牺牲。

  等程咬金到了家里,看到了家里的灵堂,接着就看到了三郎四郎过来,跪在了程咬金面前,程咬金拉着三郎,发现一只胳膊已经没了,

  “儿啊!”程咬金此刻拉着三郎的袖子,又哭了起来。

  “爹,孩儿没能保护好六郎,孩儿尽力了,去的时候,已经没了活口啊!”三郎跪在地上痛苦的说道,而四郎也是一脸恐怖的疤痕,这次命大,捡回一条命。

  “起来,老夫去看六郎!”程咬金对着三郎说道,自己则是跌跌撞撞到了客厅这边,程处嗣也是一直扶着程咬金。

  “大郎,让你家二郎披麻戴孝!”程咬金开口说道。

  “诶!”程处嗣点了点头,接着去把自己二儿子叫过来,从今天起,自己家二儿子就要过继给六郎,成为六郎的儿子。

  “儿啊!”程咬金大声的喊着,没一会,尉迟敬德和那些老将军也是全部过来了,过来送程家六郎最后一程,

  晚上,韦浩在自己家书房,马上,房遗直求见。

  “嗯,让他过来!”韦浩点了点头,让房遗直过来,现在房遗直可是洛阳别驾。

  “来了,过来坐下,喝茶!”韦浩笑着说道。

  “慎庸,出大事情了!”房遗直语气低沉的说道。

  “怎么了?”韦浩愣了一下,看着房遗直。

  “你看,这个是你兄长韦沉发过来的电报,给你的,要你回京一趟!”房遗直说着把电报给了韦浩,

  韦浩马上接了过来,仔细的看着。

  “什么,这,这!”韦浩看完了电报,愣住了,程咬金家六郎战死,刘弘基的侄子战死,还有9个侯爷的儿子战死,另外,大量的勋贵子弟留下残疾。

  “呼!”韦浩呼出一口气,站在那里,半响没说话。

  “慎庸,你要回去吗?”房遗直对着韦浩问了起来。

  “肯定要回去!”韦浩点了点头,不管怎么说,自己也是需要去祭拜一番的。

  “诶,都知道这一仗难打,可是没有想到,伤亡这么大,勋贵子弟折损了这么多!”房遗直叹气的说道。

  “坐下说吧!”韦浩也是非常难受,这些人韦浩都认识,都是一起玩的,现在就战死了。

  “慎庸啊,你明天回去,替我慰问一下程叔叔,我没办法回去了,我也让我爹去代表我,送一份礼!”房遗直对着韦浩说道。

  “我知道!”韦浩点了点头,房遗直坐了一会,就走了,现在谁也没有想要说话的心情,很快,李丽质和李思媛就过来了。

  “老爷,刚刚听说房遗直过来了,怎么,就走了?”李丽质过来对着韦浩问道。

  “嗯,明天我回京一趟!”韦浩点了点头,接着把韦沉发给自己的电报交给了李丽质。

  “怎么了?”李丽质一听,心里也是有点慌,韦浩的脸色可不对啊。

  “什么,程六郎没了?刘景实也没了?这!”李丽质看到了,震惊的抬头看着韦浩,

  而李思媛也是傻眼了,他二哥这次也去远征了,估计是没事情,要不然,电报里面肯定会写。

  “伤亡这么大吗?”李思媛看着韦浩问了起来。

  谷/span“嗯,明天一大早我要回去一趟,祭拜完了,我就回来,这叫什么事情啊,那些藩王,造孽啊!”韦浩坐在那里,叹气的说道,很多都是熟人,都是见过面的,

  包括那些侯爷的孩子,韦浩都是见过的,很多侯爷来自己府上拜年,都会带着自己家的孩子过来,所以,韦浩都认识他们,如今,已经战死了,相当可惜的,

  另外,就是牺牲了那些将士,也是非常可惜的,打了一个没有准备的仗,还没有打赢,牺牲怎么大,韦浩心里是有火气的,如果是打赢了,最起码那些牺牲的将士,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。

  “行,老爷,明天你回去!”李丽质点了点头,知道韦浩那是肯定要回去的,毕竟,韦浩和程咬金的关系本来就不错的,另外,程咬金和李靖的关系,也是非常不错的,韦浩不能不回去,

  第二天一大早,韦浩坐在马车回长安,到了长安的时候,天都已经暗下来了,韦浩没有回府,而是直接前往程咬金家的府邸。

  “慎庸,你,你回来了?”李靖正准备从程咬金家里出来,刚刚他也是过来这边帮忙的,实际上,是过来看程咬金的,程咬金中年痛失儿子,那肯定是非常伤心的。

  “岳父,我也是昨天晚上才知道这个消息,所以特意回来看看程叔叔,二哥没事吧?”韦浩看着李靖问了起来。

  “诶,你二哥,腿断了,留下了残疾!”李靖对着韦浩说道。

  “什么?这?”韦浩一听,也是吃惊的看着李靖。

  “你还是看看你程叔叔去,进去吧!你爹上午过来了!我们以为你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呢!”李靖摆了摆手,对着韦浩说道。

  “我也是我堂兄发电报过来,我才知道的!”韦浩对着李靖说道,接着拱手:“岳父,我先进去了,明天白天我去看我二哥去!”

  “好,去吧!”李靖点了点头,接着韦浩就是径直前往程咬金府上,现在不用通报了,整个府邸大门一直开着,中门也是开着,想要怎么走,自己随意,韦浩进去后,就看到了程处嗣他们兄弟五个。

  “慎庸?”程处嗣他们看到了韦浩,很吃惊。

  “嗯,我给六郎上柱香!”韦浩对着程处嗣说道,程处嗣点了点头,接着就是引着韦浩到了灵堂前面,韦浩到了前面,拿了三根香,点燃以后,给程家六郎上了一炷香,接着开口问道:“程叔叔呢?”

  “在旁边的厢房呢,他老人家,诶!”程处嗣难受的说道。

  “行,你们也节哀,我去看看叔叔去!”韦浩对着他们说道,他们也是对着韦浩拱手,接着韦浩就到了隔壁的厢房当中,此刻,在厢房里面,尉迟敬德也是坐在那里。

  “侄儿见过程叔叔,咦,敬德叔叔,你,你怎么这样了?”韦浩进去一看,差点没认出尉迟敬德,瘦骨嶙峋,非常的苍老。

  “慎庸来了?慎庸啊,慎庸!”程咬金一看到韦浩,马上哭了起来,韦浩也是连忙过去,扶着程咬金。

  “老夫悔啊,悔不该当初不听你的劝告的,当初你写的奏章,陛下在朝堂念的时候,老夫保持了沉默,没听你的啊,悔啊!”程咬金在那里捶胸顿足,着急的不行。

  “程叔叔,节哀才是,你老年纪大了,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啊!”韦浩连忙扶着程咬金说道。

  “老夫悔啊,悔啊!老夫从昨天就悔啊,该听你的,不该让他们去打这样的仗,不该让那些孩子们去牺牲啊,完全是没有意义的啊!”程咬金坐在那里,还是很激动的说道,

  韦浩和尉迟敬德也是连忙在那里劝着,劝了一会,程咬金的情绪才稳定下来,韦浩坐在那里,才听着尉迟敬德说着前线的事情。

  “你说什么。你发了三封电报回来,希望撤退,电报被人截了,谁这么大的胆子啊?”韦浩一听,对着尉迟敬德问了起来。

  “现在还不知道,现在皇上也在查,整个军部的电报员都要查,但是现在还没有查出一个头绪出来,听说有一个电报员在一个月之前,说是回家丁忧了,现在也是去追查了,不知道具体的情况!”尉迟敬德坐在那里,叹气的说道。

  “他一个电报员不敢做这样的事情吧?”韦浩坐在那里,看着尉迟敬德问了起来。

  “是啊,现在就是在查,这个背后之人,到底是谁,谁有这么大的胆子,敢截留电报!”尉迟敬德坐在那里,开口说道。

  “诶!”韦浩听到了,也是叹气一声,傻子都知道,那肯定是和那些藩王有关,也只有藩王,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,其他人,没有利益关系的人,谁会去做这样的事情?

  “慎庸啊,你可不能躲啊,你要说啊,这三年,你不上朝,你不知道现在朝堂上乱成什么样子了,那些官员乱成什么样子了,现在有很多官员是贪腐的,但是监察院那边,完全没有动静,慎庸啊,此事,你可需要和陛下说,你不说,就没有人说了!”程咬金对着韦浩说道,

  韦浩听到了,点了点头,但是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,什么叫没人说,他们也是国公,他们也是朝堂大臣,他们就不能说?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diliu.cc。第六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dili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